您好!歡迎光臨南通億煒建材有限公司,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咨詢熱線18651323798
南通億煒建材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聯系我們

南通億煒建材有限公司

聯系人:陸先生
手 機:18651323798
電 話:0513-86845621
地 址:南通市通州區劉橋工業園

學區暴雷只是預演?大風向變了

發布時間:2021-08-06人氣:97

現在很多人都在討論,學區房會不會真的成為歷史?

這一輪“去學區房”潮流來得又猛又急。京滬搞起了多校劃片和教師輪崗,下手更狠的是深圳,專門提出來一個“大學區”的概念,說白了就是打破房子和學位之間的“一一對應”。

效果不好說,但力度和決心肯定是空前的。

比學區房更慘的是培訓機構,上市的股價普跌90%,沒上市的也基本沒法上市了,核心業務更是遭遇滅絕性打擊。對于這個結果,不同的人看法不同,之前無限制的內卷,確實讓很多人焦慮不堪。

如果無限制地發展下去會怎樣?其實香港是個例子。

香港房價之高已經不用說了,當不了醫生律師、投行精英,連背房貸的資格都沒有,想掙得多得學歷好,于是,焦慮的家長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補習班上,搞了幾十年,校外培訓的火熱遠超內地。水平最牛、風頭最足的補習天王,甚至能收到年薪8500萬港幣的天價offer。

在“高考如地獄”的韓國,這種現象也很夸張。

2019年的時候韓國做過一個統計,發現有83.5%的小學生、71.4%的初中生和61%的高中生都上課外補習班,好不容易下了課,還得去通宵自習室拼命。

原因也很簡單,連韓國小學生都清楚——“不這樣考不上SKY(首爾大學、延世大學和高麗大學),那這輩子都沒辦法出人頭地了”。

最近這幾年,咱們也有點步香港、日韓后塵的意思。

在存量博弈的大背景下,有限的機會被越來越多的人爭搶,如果不是政策的鐵拳,這個恐怖的發展勢頭恐怕還要持續下去。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現在做的事情叫“糾偏”。

過去幾年的關鍵詞叫做“規避金融風險”,金融、地產都是這個思路,調整跟地產緊密綁定的教育,也有控風險的意思。

這一系列組合拳非打不可,因為原來的增長模式到了非調不可的地步。

怎么理解呢?

其實怎么發展,我們一直是摸著石頭過河,每個階段都有老師。

1、一開始是亦步亦趨地跟在蘇聯后面。

以當時的情況來看,計劃有計劃的好處,能最有效率地加速國防和工業化進程,生育壓力更是幾乎沒有。

不過弊端也不少,比如限制了經濟活力、要素流動等等。尤其在老大哥變蘇修后,老道路適應不了新時代,發展路徑如何抉擇就顯得十分重要了。

2、不可避免的是是是,同在亞洲、又剛剛建交的日本率先進入了決策層的視野。

因為日本是當時的明星國度,全世界都在看他們各種“秀”。

說實在的,當時中日關系的確不錯。改革開放后就有不少日企來大陸建廠投資,咱們的金融系統也跟著學了不少日系的經驗,比如產融結合啊、主辦銀行制等等,很多公司連管理都全部拷貝日本模式。

等到后來,日本被廣場協議整得夠嗆。

美國強大的金融攻勢面前,日企日資全面收縮,不僅被迫吹破了房地產泡沫,更是墮入了“失去的二十年”,陷入停滯之中。

3、這條路看著也有不少坑,加上當時我們自己需要解決的問題也不少,所以90年代的主旋律就是大開大合地做“切割”,銀行剝離壞賬,國企該破產的破產,軍隊撤出商海,推行分稅制……。現在看,對現在影響深遠的很多大政策都是那十幾年的結果。

現在看,那十來年非常關鍵。后來的高增長都建立在那十年的基礎上。

入世之后的十五六年,出口大增,發展更快的是金融。以至于到了后來,有點錢的人都希望進入金融業,這也為2015年開始的“去杠桿”埋下了伏筆,這十五六年里,對我們影響*的就是美國。

按照原本的設想,壯大金融不僅能為大規模的工業化進程提供資金助力,也能改善國內企業的資本結構,并持續不斷地為創業資本提供激勵,總之是一條充滿希望的道路。

不過對于這一點,就連美國人自己心里都沒譜。

托·約·登寧說資本肯為了利潤售賣自己脖子上的絞索,可這對華爾街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他們不僅搞出了各種復雜的衍生品交易,還為了賺錢,哪怕搞出全球性的金融危機也在所不惜。

2008年風暴前夕的投行老大們不僅歌照唱、舞照跳,反而對各路憂心忡忡的媒體嗤之以鼻——直到雷曼兄弟破產,傲慢的華爾街才終于意識到自己捅了個大婁子。

金融危機后,美國出臺了各種政策,比如加強監管機構權力的多德-弗蘭克法案,試圖扭轉金融機構對經濟的綁架,但在各種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這樣的努力收效甚微。

之后美聯儲放水上癮,印鈔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千瘡百孔的房地產之后,互聯網又一次成了華爾街大佬們的搖錢樹。

但在推特臉書亞馬遜不斷崛起、美股也不斷創下新高的同時,硅谷和華爾街之外的美國卻是另一番景象,尤其是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鐵銹帶”也慢慢擴散到了整個國家,制造業萎縮之快超人想象。

每一個搬走的工廠背后,都留下了一大堆破落的小鎮和無數失業的美國藍領,屬于他們的美國夢就這么一點點化作了泡影。

更嚴重的問題是社會階層的不斷撕裂,窮人愈窮、富人愈富。

整個疫情期間,美國收入*的階層總資產凈值直接飆升到了3.8萬億美元。這不僅與整體經濟的下滑趨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有媒體專門做了個美國新冠死亡人數同億萬富翁財富增加數額的對比圖)

無限做大金融房地產,雖然一時繁榮,但是去泡沫化的過程也是異常痛苦的,副作用顯著。

美國靠著手里的鑄幣權能把自己的風險分擔給全世界,但我們現在是沒有這個能力的,一旦危機出現,后果不可想象。

這就是最近五六年不斷強化金融和房地產監管的原因。

從蘇聯到日本再到美國,尋找平衡可持續的增長方式一直是我們孜孜以求的,但這些模式問題都不少。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把目光轉向德國

德國有什么特點呢?可圈可點的還是很多的。

比如在地產方面,德國不僅早早出臺了各種保障住房出租市場平穩發展的法案,更是當今世界上少有的幾個有效控制住了房貸增速、實現了金融和地產相對良性循環的國家。

咋做到的呢?原因很多,比如他們審慎的住房金融制度

德國房貸嚴苛,銀行放貸看的是MLV(抵押貸款價值)而非房子的市場價,再加上稅收不低,居民不狂熱、銀行沒動力,這房貸余額肯定漲不上去啊。

西班牙意大利人口太少,日本又自己吹破了地產泡沫)

反觀盎格魯撒克遜體系下的房貸市場,更注重房產的資產屬性和市場價格。房價一漲,市場就瘋;市場一瘋,銀行也跟著火上澆油,要是崩盤就都懸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德國始終維持著較小的金融規模和龐大的制造業部門,金融業比重長期低于5%,制造業比重則始終高于20%。

除此之外還有不少配套的制度保障,比如控制金融業收益率、降低企業金融化程度、以及提升微觀主體活力和實體經濟競爭力等等,最終實現了金融支持實體、而非金融吸血實體的目標。

隨著時間不斷推移、問題不斷暴露,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思考美國模式的弊端和德國模式的優點也有人斷言——

“在基本發展道路上,我們已經拋棄了“美國道路”轉向了“德國道路”,即通過發展制造業帶動GDP的進一步增長。因此“重制造、輕服務”已經成為未來三至五年,甚至五至七年的基本政策。”

制造業規模突出、房地產市場健康,就業選擇多、不內卷、自然就沒那么多焦慮的出口,這個情景還是不錯的,但想要真正實現這個目標,需要做的事情還是很多的。


?
18651323798
绿巨人app下载汅api免费-绿巨人破解版-绿巨人放飞自我视频